中國青年報:風雨中 合肥青年挺身而出保家園

日期:2020-08-07 14:47 來源:包河區委宣傳部瀏覽次數:

風雨中 合肥青年挺身而出保家園


  7月26日上午11時,受巢湖持續高水位影響,合肥市啟用蔣口河聯圩分洪。自7月25日起,肥西縣三河鎮木蘭社區等地的近400名村民緊急轉移、集中安置。

  按照合肥市防汛抗洪搶險應急指揮部部署,團合肥市委迅速組織志愿者前往安置點。志愿者奮戰8個小時,臨時鋪設起1000張安置床,協助開展搬運物資、打掃衛生、轉移人員等工作。針對老人、兒童等重點群體,團合肥市委組織12355青少年服務臺、社會觀護團的工作人員,成立了一支15人的心理咨詢服務隊,駐守安置點。

  入梅以來,合肥降水量突破歷史極值。連日來,巢湖水位不斷上漲,達到百年一遇標準,合肥遭遇前所未有的汛情。7月18日起,合肥市防汛應急響應級別提升至Ⅰ級。7月25日合肥市救災應急響應提升至Ⅱ級。

  汛情就是命令,團合肥市委迅速行動,發動組織全市廣大團員青年按照當地防汛指揮部統一調配和安排,投身防汛救災。全市各級團組織積極響應,組建青年突擊隊、青年志愿者奔赴防汛一線,筑起了一道道防洪“青春堤壩”。

  截至目前,合肥全市共組建防汛救災青年志愿服務隊290余支,參與日常巡查、堤防搶險、人員疏導等防汛救災工作。

  “我們開始都沒有想到,短短的時間,能有這么多青年站出來。”團廬江縣委書記張波對記者說,“當時有一位體育老師作為志愿者,一邊在水里游,一邊艱難地推著救生船,令人感動。”在他看來,全縣近年來的基層團建在關鍵時刻起了作用,200多個村(社區)都建起了團組織,信息可以直達村一級團組織,因此發動范圍更廣,也更加有力。

  7月19日那天,暴雨過后,廬江縣城內澇嚴重,團廬江縣委通過新媒體緊急發動團員青年參與群眾轉移工作,短短半個小時有200多人報名。目前,全縣18個鄉鎮(園區)共招募青年志愿者2000余人,他們戰斗在距離群眾最近的抗洪一線。

  7月24日上午9時,雨仍然在下。在廬江縣石頭鎮石頭河大橋,記者遇到了該縣陽光公益協會會長陳曉龍,他的嗓子已經徹底啞了,眼睛熬得通紅。

  他在網上發出求助信息后,全國各地的民間救援隊立馬趕過來,各種救援車輛拖著沖鋒舟集結廬江。陳曉龍和他的志愿者同事需要為15支救援隊近200名外地隊員做好后勤保障,維護好“大本營”的日常運行,確保隊員專心投入救援。

  和陽光志愿者協會的會員一樣,當地賣包子、開大排檔、做建筑工程的青年,紛紛放下手里的工作,整編為志愿者,有序投入保護家園的戰斗。

  27歲的張智勇來自肥東縣梁園鎮路口社區,是一名廚師。汛期來臨時,他報名參加肥東縣青年志愿者隊伍,成為梁園鎮40名防汛工作者的“專職廚師”,為防汛隊伍提供飲食保障。“能用這樣的方式支持家鄉,我覺得挺充實。”張智勇說。

  90后趙龍是巢湖市柘皋鎮的一名裝修工。7月22日,趙龍帶領26名青年志愿者幫助安置點群眾打包物品、分發物資……下午兩點半,142名受災群眾全部轉移并完成安置。7月23日,他又繼續參與一線防汛。“疲憊之余,更多的是一份守衛家園的自豪。”趙龍說。

  在包河區濱湖世紀社區,年初剛下“疫”線的詹海祥、鞏天驕等14名大學生志愿者,再次請戰加入防汛志愿者隊伍。他們與社區黨員干部群眾一道,在塘西河沿岸巡河查堤、值班值守。

  抗洪不僅淬煉了共青團組織與團員青年,對基層年輕干部來說,無疑也是一次重要歷練。

  7月25日上午10時,記者在廬江縣防汛壓力最大的同大鎮遇到了80后副鎮長葉林,他的手機顯示已經有1萬步的計數。這些天來,他日均要走4萬步。

  “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,有時坐著都能睡著,每天都感到餓,但是又吃不下去。”葉林連續1個月堅守抗洪一線,皮膚早已曬得變了色。2016年,他曾參與抗洪,但他覺得這次洪水更加兇猛。

  葉林目前值守在通往白石天河大堤的唯一一條小道上,管理上百輛來往工程車,還要負責協調為搶險人員準備盒飯,每頓5000份。他帶隊的小組里還有兩名90后女干部,她們同樣沖在一線。

  “在基層工作以來,這是最難的一次‘大考’,但是我們必須拿下。”在他看來,搶險工作沒有固定流程,險情隨時變化,需要臨場應變、處變不驚。“對于年輕干部來說,這種經歷是非常必要的。”

  截至目前,合肥市共有1.1萬余名青年參與抗洪志愿服務,以實際行動共筑“青春堤壩”。團合肥市委還通過統籌縣區、協會資源,為基層抗洪搶險工作提供支持,向肥東、肥西、廬江等防汛形勢嚴峻、災情影響較大地區的縣區團委共劃撥5萬元專項團費,用于支持開展防汛抗洪搶險救災工作。


彩票代理-安全购彩